红药子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如果没有那次意外的搜索,哥哥也许只能活到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青春痘专治医院 https://m-mip.39.net/czk/mipso_8743253.html

一个大家都觉得是老年人才得的病,却在去年,真真实实地发生在31岁的哥哥身上。

1体检心电图异常,怎么就到了要做手术的地步了?

年,哥哥像往年一样参加单位组织的体检,做心电图检查这一项时,体检中心医院复查一下,说心电图异常,有房颤。这时的他,除了走路走多了会有些气喘以外,并没有其他不适的症状。

在医院检查后,医生说的确有明显的房颤,同时还有肺气肿,医院治好肺气肿,就可以回来做介入治疗,解决房颤问题了。

3个月后,哥哥的肺气肿治疗结束,我便陪着哥哥医院办理了住院。

住院第1天,医生给哥哥安排了心脏彩超检查,随后告知我们,哥哥的病不是房颤,而是二尖瓣前叶脱垂。因为二尖瓣这扇“门”关不严,血液已经中度返流了。

“二尖瓣脱垂是什么?为什么之前做了那么多遍心电图、血液检查,都说是房颤呢?这都要做手术了,现在才发现会不会有问题?……”我心里开始打鼓。

也是直到这一刻,我才意识到,哥哥的病没那么简单。

二尖瓣脱垂严重吗?有哪些治疗方法?手术成功率如何?......

我开始不停地上网搜索二尖瓣脱垂和其他一些完全陌生的名词,如果不是哥哥生病,可能我一辈子都不会想要去了解它们。

2难道连修复的几率都不知道,就送哥哥上手术台吗?

住院第5天,一位主治医生来跟我们沟通手术方案,签署知情同意书。

主治医生说,“你哥哥的病算不上严重,手术时先尝试修复,如果修复不了,就更换人工瓣膜。”

因为在网上看了很多关于二尖瓣治疗的文章,我深知瓣膜修复和更换瓣膜这两种治疗方案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。

查到的很多资料都说,瓣膜如果能成功修复的话,10年生存率超过90%,20年的生存率也能达到70%-80%,且术后无需过多的干预,不影响生活质量。即使修复的瓣膜因为长时间使用再次损坏,到时候仍可以换瓣,又可以延长10-20年的生命。

而换瓣的话,如果用的是生物瓣,使用期限最多15年,年限到了以后还需要再次手术更换瓣膜,风险比第一次更高。如果用的是机械瓣,虽没有老化的问题,但术后需要长期服用抗凝药,服用多了容易脑溢血,服用少了又容易形成血栓。因此,无论用哪种瓣,长期生存率都是有问题的,从大数据来说,10年生存率只有60%,20年生存率仅有30%。

我不停的追问主治医生,“从你们这么多年的手术经验来看,我哥哥这种情况,修复的几率大概能有多少呢?”

但医生的回答是,“没有办法回答修复的几率,但一定会尽量修,不行就只能换瓣膜。”

3除了赌命,还有别的方法吗?

如果这一次手术没能修复,而是直接换瓣的话,那不就意味着活20年都是奢望吗?

可是,我的哥哥才31岁啊!

我想要和别的患者交流下病情和治疗方案,但整个病区没有一个跟我哥年纪一样大的病友,全是老年患者,他们的病情和对生存年限的要求,对我们没有参考价值。

既然问不到人,那就只能上网找解决办法了,在我发布求助贴后,有网友留言说可以试试好大夫在线,医院的医生信息都能在上面,去找找擅长做二尖瓣修复手术的医生。

我在好大夫上查“二尖瓣脱垂”,推荐医生医院的杨秀滨主任,医院、医院、武汉协和、医院的医生,一个一个的去翻看他们的介绍。

考虑到杨秀滨主任的专业擅长中有一项是心脏瓣膜的修复手术,还注明了在二尖瓣和三尖瓣修复术上有成熟的治疗经验,而且我还翻看了几百条别的患者写的评价,看到好多和哥哥一样患有瓣膜病的患者写的感谢信,顿时燃起了希望。

我把哥哥的各种检查报告,在好大夫上发给了杨主任,问了瓣膜修复的概率。

大概1小时后,主任回复“60%-80%”。

这是一个多么振奋人心的消息!我立马就告诉了哥哥,哥哥虽然心动,但还是退缩了,“去北京,医保不好报销,而且人生地不熟的,到时候可咋办,既然都已经住院了,就别再折腾了吧!”

哥哥坚持留在当地治疗,那我们也只好尊重他的意见。

4心里过不去的一道坎

我们期待最好的手术结果,能否修复,一直是心里的一道坎。我实在内心忐忑,便与父亲商量。

“哥哥还这么年轻,万一修复不了只能换瓣,那他以后可怎么办?北京是首都,医疗条件肯定比我们这儿好,为什么不试试?如果去北京都只能换瓣的话,那可能是真的修不了,但起码我们也尽力去争取了,以后不会后悔啊!”

“我也害怕这儿不行,但咱们从来没去过北京,连个认识的人都没有,去了估计也看不上病,住不上院,万一再耽误了这边的治疗可怎么办。”父亲的内心也很煎熬,他知道当地的治疗水平不如首都,但北京确实太远、太麻烦了。

“那我们见到主刀医生问问清楚后,再决定去不去北京吧”,两父子讨论了一晚上,也没得出个结论。

但是直到住院第10天,我们还是没有见到主刀医生,连问的机会都没有,于是下了决心,我们办理了出院手续。

5杨主任,可以来北京找您吗?

出院后将何去何从,深深的无助感包围了我们。

医院的号特别难挂,住院更是不知要排到多久,突然有点后悔冲动出院。

现如今也没有退路了,我鼓起勇气再次咨询杨主任。

“杨主任,现在挂号来找您的话,多久能住上院?医院做了所有的检查,如果病情严重,能否优先安排病床?”

中午12点多,手机提醒收到新消息,我赶忙打开查看。

“可以,如果有床位可以优先安排你住院”,得到主任的回复后,我总算舒了一口气。

办理好医保手续后,我们一刻也不敢耽搁,立即买了高铁票,赶到了北京。

第二天一早,医院找杨主任面诊,主任替哥哥检查后发现,哥哥的心脏已经重度返流,不能再拖了。

当天,主任就安排我们住了院。

各种手续办妥后,我再次找到杨主任了解哥哥的病情。主任耐心地解答并告诉我,虽然换瓣的难度要远远小于修复,但他的原则是,能修复的绝对不换瓣,因为手术不能只考虑短期的手术成功率,要以患者的长期生活质量为先。而且,他和他的团队近年来做的瓣膜修复手术非常多,大量的案例积累使得他们的瓣膜修复的技术水平是有保证的,让我不用过度担心。

“以患者的生活质量为先”,这句话深深地打动了我,这才是一个医者该有的态度啊!

6哥哥会延续她们的幸运吗?

医院住下后,发现病区有不少跟我哥一样的年轻患者,排在我们手术前的就有3位年轻的女孩。

其中一个23岁的女孩病情最为复杂,先天性心脏病、主动脉缩窄、二尖瓣畸形、升阻动脉瘤,高血压还崩断了二尖瓣的腱索...即使是这么棘手的情况,杨主任还成功的帮她做了二尖瓣修复手术。

医院的手术方案需要从胸部到腹部开一个大切口才能搭血管,但杨主任觉得女孩还年轻,选择了难度最高、损伤最小的一种方案,仅在胸部开了一个切口,手术耗时长达8个小时。但过程非常顺利,女孩的愈后也很好。

3位年轻女孩的病情都比我哥复杂,看着她们全都顺利地做了修复手术,我便又安心了几分,心想,或许真的可以不用担心换瓣的事情,在杨主任这儿瓣膜修复的成功率太高了!

7一切比预想的还要顺利

年11月11日,哥哥被推进了手术室。

我在手术室外默默祈祷。心里真的是既期待又紧张,希望自己的坚持真的换来了一个好的结果,毕竟是自己医院出院,千里迢迢来到来了人生地不熟的北京。

不到4小时,手术室的门就打开了,杨主任告诉我们手术非常成功,瓣膜修复的很好。

第二天,哥哥在ICU病房观察一天便回到了二级监护室。虽然身上还连着很多监测仪器,但看到哥哥的气色和状态就犹如平时打点滴一般轻松,我久久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。

一周后哥哥就顺利出院了。

8即使相隔公里,也不再遥远

回到家后,哥哥偶尔心跳还是有点快,我们有点担心。

便再次通过好大夫在线联系了杨主任,将情况告诉了他。为了消除我们的顾虑,主医院做个心电图后将检查报告发给他。看完后,主任回复说,心电图显示没有房颤的迹象,不用过度担心,同时告知我们可不再服用可达龙,吃倍他乐克或比索洛尔就可以了。

最近的一次,哥哥智齿发炎,医院拔牙,牙科医生说需要停华法林,凝血值正常才能拔牙。出于谨慎,我们怕停药会出问题,但哥哥又疼的受不了,左右为难之际,就又通过好大夫咨询了杨主任,杨主任告知我们不要停用华法林,减量将凝血指标INR维持1.5左右就行,还叮嘱了我们一定要让牙医使用抗生素。

相隔公里,我们术后大大小小的问题,杨主任还在耐心解答着。对于一个外地患者来说,真的方便了太多。

前一周,我和哥哥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北京找杨主任复查,一切正常,喜悦之情难以言表!

当再一次踏上归家的列车,我和哥哥感慨良多。特写下此篇感谢信,感谢杨主任让哥哥重回健康的人生。

专业擅长:

1、微创小切口心脏手术包括微创瓣膜修复、替换和冠脉搭桥手术等;2、冠心病不停跳搭桥手术;3、心脏瓣膜修复手术,特别是二尖瓣和三尖瓣修复手术有特殊的治疗经验;4、心脏瓣膜替换手术......

点击这里问专家

扫描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